English Version   ||   类别   ||  登录


闲谈茶的两个别称(下)

【类别】茶叶别名      【关键字】王肃、酪奴

茶还有另一个不太体面的别称叫“酪奴”。现今不少人以为,“酪奴”一词的始作俑者是北魏的汉人王肃。对此观点,“徽吉”茗人不敢苟同,认定这是个误解,是个千年冤案。这个黑锅不该由王肃来背,应该由北魏喜饮酪浆的鲜卑族王公大臣来背。

北魏的鲜卑族王公大臣,原是游牧民族,偏好酪浆。从魏文帝推行汉化、自奉为正朔王朝之后,更觉得酪浆理所当然地应该成为高贵者的标准饮品,对当时特小众的茗饮完全看不上眼,认为根本不入流,只配奴仆厮役来喝。所以在他们的眼里,不但饮者身份有贵贱之分,饮品也带上了贵贱标签:与酪相比,茗只配作奴,故称茗为“酪奴”。而王肃才来北魏时,好喝茗汁,在他们看来算是异类;后来刘缟也跟着王肃学喝茶,更让他们受不了。故而“蔑茶急先锋” 彭城王斥责刘缟“不慕王侯八珍,好苍头水厄”。“苍头”是何物?奴仆也。他们认为,只有奴仆才该饮茗,称茗饮为酪奴也是妥妥的。但王肃却认为很不妥,对此大胆说:“惟独茗适合当作酪的奴仆。” 这句的原文是“唯茗不与酪作奴”,“”应解释为“适合”。


闲谈茶的两个别称(下 ) - 徽吉

 

王肃,是东晋丞相王导之后,少而聪辩,涉猎经史,颇有大志。与其父兄同在南齐为官,后来齐武帝萧赜杀了他的父兄,所以为报父兄之仇,仿效伍子胥,投奔北魏。到了北魏,很受施行汉化改革魏文帝的器重,“君臣之际犹刘玄德之遇孔明。”

王肃初到北魏,当然保持着南朝的饮食习惯:“常饭鲫鱼羹,渴饮茗汁”。王肃特爱喝茶,且作牛饮,据说是能“一饮一斗”,所以得了个“漏卮”的绰号。“漏卮”就是有漏洞的杯子。王肃后来入乡随俗,也开始习惯吃羊肉喝酪浆了,但他依然爱喝茶。


闲谈茶的两个别称(下) - 徽吉

 

据《洛阳伽蓝记》卷三载:经数年已后,肃与高祖殿会,食羊肉酪粥甚多。高祖怪之,谓肃曰:“卿中国之味也,羊肉何如鱼羹,茗饮何如酪浆?”肃对曰:”羊者是陆产之最,鱼者是水产之长。所好不同,并各称珍。以味言之,甚有优劣。羊比齐鲁大邦,鱼比邾莒小国。唯茗不中与酪作奴。” 高祖大笑。

宴会上的君主及同僚无疑都爱吃羊肉喝酪浆;作为臣子,面对魏文帝上述提问,回答当然要注重技巧,有所取舍,力求圆融、不煞风景、不坏气氛。他回答的前四句是客观陈述,不偏不倚;随后四句是客气话,虽与前四句有些矛盾,但只要让人顺耳高兴即可,高祖大笑即是收获;最后一句是他的坚持和目的,或许也是高祖大笑的小部分原因。

他回答高祖问题时,王肃先就鱼羊之比作了让步,为的是最后一句,以“”字转折语意,表明观点:“唯茗不中与酪作奴”。意思是说,“惟独茗不适合当作酪的奴仆。” 显然王肃的这句话,是为茶正名,有“废奴”的意思在。


闲谈茶的两个别称(下 ) - 徽吉

 

紧接着君臣问答之后,彭城王谓肃曰:“卿不重齐鲁大邦,而爱邾莒小国。肃对曰:“乡曲所美。不得不好。” 彭城王重谓曰:“卿明日顾我,为卿设邾莒之食,亦有酪奴。” 因此复号茗饮为酪奴。

在上述的这段同僚的问答中,王肃是直抒胸臆,而彭城王却依仗自己的王公身份,蹬鼻子上脸,不依不饶,顽固蛮横之态跃然纸上:你客气说鱼如邾莒小国,我就认准鱼是邾莒小国;你不同意茗与酪作奴,我偏偏叫茗为酪奴。因为对方人多势众,位高嘴大,王肃的努力没能如愿,废奴动议无效:“因此号茗饮为酪奴。”


闲谈茶的两个别称(下 ) - 徽吉

 

徽吉”茗人提请大家注意这句中的关键字“”。此处“复”应作副词解,是“又”、“再”的意思,若作动词解,则是恢复。由此显而易见,在上述宴会问答之前,“酪奴”的外号早已存在,绝非王肃首创。王肃一直反感反对“酪奴”这称谓,借回答之机,表达了异议:“唯茗不中与酪作奴。” 而最让王肃想不到的是,恰恰是这句让后人错读误解,把他的本意完全弄反了

造成今天这种误解的原因,“徽吉”茗人认为主要有两个。其一,是周祖谟先生的《洛阳伽蓝记校释》注解该句有误。周先生在“唯茗不中与酪作奴”后加注云“谓茗汁远不堪与酪相比”。这种解释显然有误,它既不能体现末句与前文的转折关系,又不能找到字意上的依据;依照《王力古汉语字典》及《汉典》,“”在此只能解释为“适合”或者“合适”。

其二,有些版本(如“徽吉”茗人手中的版本,即下图所示版本),对该句作了错误的断句,读作“唯茗不中,与酪作奴”。这种断句从文言文角度分析,意思是不通的。“唯茗不中”,古文作何解?惟独茗不适合?显然不通。 但从现代方言俗语的角度看,却能说得通。“不中”可解释为“不行”,在当今的俗语中,说某人某物不中或者不行,是对某人某物的能力或者品质的否定。如此对茶否定之后,后面“与酪作奴”正好与之呼应。然而,以现代俗语解读古文却是错误的,错误的断句也正是建立在此错误的解读之上。


闲谈茶的两个别称(下 ) - 徽吉

 

从上述分析可知,王肃的本意被不少今人完全错解,错解的角度呈180度。以至于误以为王肃主动贬损自己的嗜好——茗饮,进而让茶背负“酪奴”的蔑称。这完全是黑白颠倒,王肃比窦娥还冤!王肃看重名誉、自视甚高、且受高祖倚重;王肃有什么理由、有什么必要、诋毁自己的嗜好,作有损自己名节的事? 孔明有必要向刘备拍马而自贬身价吗?

王肃本意是反对“酪奴”这一蔑称偏见,在回答高祖之际,向君臣表明了自己观点,勇于说不:“惟独茗不适合当作酪的奴仆。” 希望为茗饮正名、动议“废奴”。 但立遭反弹,终因势单力孤,积习难改,王肃的努力随告失败:“因此复号茗饮为酪奴。”

王肃当时的回答,被文字记录在案。“酪奴”这外号因《洛阳伽蓝记》而广为人知,得到普及和固化。这是王肃所始料不及的,这也是历史的吊诡之处。更为过分的是,由于后人的误读误解,王肃还被迫当了背锅侠,红脸硬被涂成白脸。“徽吉”茗人本属吃瓜群众,只因茗人惜茗人,不禁如此絮叨一番。

 

文字:张晓晖 编辑:陈仲平 刘敏

【徽吉】微店

【徽吉】微店

敬请关注《徽州地理》微信号:huigeo_net

徽州地理 - 微信号 - huigeo_net


Copyright © 2016, 徽吉 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