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Version   ||   类别   ||  登录


徽州朱熹与茶的不解之缘(二)

【类别】名人茶事      【关键字】朱熹、茶缘


朱熹年少时,看到老师家的一幅对联“开门七件事,油盐柴米酱醋茶;持家三自律,勤俭耕读世泽长”,受到启发,决定戒酒自律,以茶修德。


徽州朱熹与茶的不解之缘(二)  -  【徽吉】

朱子不但以茶修德,且只重茶养生之用,所以对茶之味香及档次,该不会片面追求,否则有损其以茶修德之功夫,毕竟朱子主张:“茶取养生,衣取蔽体,食取充饥,居止取足以障风雨,从不奢侈铺张。” 粗茶淡饭,崇尚俭朴。


徽州朱熹与茶的不解之缘(二)  -  【徽吉】

朱熹早年崇尚佛学,常与圆悟大师一起品茶论禅,体验茶禅一味的境界。作为理论家的朱熹以茶为伴,终有所得:“物之甘者,吃过必酸;苦者,吃过却甘。茶本苦物,吃过却甘。如始于忧勤,终于逸乐,理而后和。盖理天下之至严,行之各得其分,则至和。”(《朱子语类.杂类》138条)。但这一理论与禅悟无涉、也非格物致知,该是来源于生活体检及道家“物极必反”的理论。

朱熹不但受过楹联的启发,据说也曾作过与茶有关的联句:“客至莫嫌茶当酒,山居偏与竹为邻”的联句。朱熹一生好茶,广结茶缘。他在任漳州知府时,曾在州府的百草亭园圃种植茶,并撰写《劝农文》,极力推广茶叶的种植栽培。朱熹在回祖籍扫墓时,也把武夷茶苗带到婺源,在祖居庭院植了十余株,还向家乡父老介绍过武夷茶的栽培和焙烤的方法。


徽州朱熹与茶的不解之缘(二)  -  【徽吉】

武夷的九曲溪有块巨石叫“茶灶石”,因“矶石上平,有灶溪中流,巨石几然,可以环坐八九人,四面皆深水,当中凹,自然为灶,可炊以瀹茗。”朱熹在讲学之余,常在巨石上设茶宴,以待同道中人、门生学子。他在《武夷精舍杂咏》中有首《茶灶》记述之,诗曰:

仙翁遗石灶,宛在水中央。
饮罢方舟去,茶烟袅细香。


徽州朱熹与茶的不解之缘(二)  -  【徽吉】

朱熹用过许多字号笔名,一如李白好酒而自号“酒仙”,朱熹由于好茶,在晚年给自己取了一个雅号便是“茶仙”。这也是他最后的一个笔名。朱熹晚年虽受“庆元党禁”牵连,但仍有大量的友人请他题匾赋诗。为不累及友人,又不忍拒绝,于是取“茶仙”为笔名落款。

庆元六年三月,他病情恶化,尚坚持著述。他在给自己出生地南剑州的一处景点书写“引月”付刻,便是署名“茶仙”。这遗迹尚在,且成为他一生绝笔。


文字:张晓晖 编辑:陈仲平 刘敏


【徽吉】微店

【徽吉】微店

敬请关注《徽州地理》微信号:huigeo_net

徽州地理 - 微信号 - huigeo_net


Copyright © 2016, 徽吉 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