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Version   ||   类别   ||  登录

徽州动态

#16 [ 徽州 ] -- 徽州断想 (2015-08-08)

大暑的某一天,镜楼来了。喝着夏日的苦茶。他从北京来,他说,换座城市,换种心情,换个故事。似乎依然古老的徽州影像成为他的断想。茶水漏了,一滴一滴洒落......

徽州地理 - 徽州断想
 

他想起童年。他说:你的童年还在你的回忆中吗?那里有没有色彩斑斓的郊野?那里有没有物人相映的契合?

 

孩子的笑容生动、纯真,在一片绿意微萌的早春二月。岁月行走的不仅仅是懵懂无知到了然于胸的历程,更多时候,岁月让过往的某个细节可以被深刻存档于回忆中,任何时候,淡淡回味,即深深入目,恍如隔日。

木板长凳,斑驳树皮,铅笔刀,橡皮,作业本……他或许正享受这个午后的片刻宁静,但愿应试教育体系不会夺走他灿烂的笑容。

徽州地理 - 徽州断想
 

他想起艺术。他说:电影《追捕》中,院长对杜秋说:“你看,多么蓝的天啊,一直往前走,你就会融入到蓝天中。”然后,杜秋向那片蔚蓝走去。。。。。。如同此时的我。缓步轻移,突然开始迷惑,我正在融入头顶的这片蔚蓝?还是从来就没有离开过?假如你会从这里经过,别忘了抬头看看头顶的那片天,哪怕,只是轻轻一瞥。

对了,还有那堵高高马头墙。

徽州地理 - 徽州断想
 

他想起历史,想起家。他说:这个大宅子里面曾经住的何许人也?无从考究,似乎也不需动问。居今怀古,留下能被触摸的,似乎更引人唏嘘。而传承于言语之间的,仅仅是听者脑海里不同的画面。徽派建筑之美,传神而灵巧。徽州往事,深远而生动。我永远无法知道那建筑物中曾经发生的故事,也永远无法感受那故事的或忧或喜,我能告诉你的只有——你的故事不仅仅在路上,还在家里。照顾好你的家,如果,你还算幸运的有个家。 徽州地理 - 徽州断想

他想起夜晚常做的梦境。他说:南方小城总是多雨的。

当远方传来雷声阵阵,当乌云试图抹过淡蓝的背景,于是有雨滴或轻缓或匆忙而来,千古如此。

 

斗笠、草帽、雨伞,顿有时空交错的感触。或曾有一位披蓑戴笠的徽商由此而行,蹒跚而去,只为用远方的收获撑起这里的家。亦或一位撑伞的姑娘款步而过,去接那个远方的归人……

千年之前,是谁满怀踌躇,离别鸳帐温存?千年之后,又是谁倚栏顾盼,切待佳音?

小城故事,有陈年旧事,亦有当下新生。

徽州地理 - 徽州断想
   

镜楼抽着烟,他的眼光开始迷离,他想起哲学。他说:背景中被模糊的白发丛生,抛去真实的时间,光是图片不经意的引申,是不是童年到暮年不过就在一个眼波流转的瞬间?

从生物学的角度而言,人于动物的区别据说是在制造和使用工具方面。那么,思维呢?

 

这只懒散的小猫明显对人类的视线所及丝毫没有兴趣,它又在关注什么?它的世界有没有我们的喜怒哀乐?

万物生长,哪些是快乐所获?哪些又是哀伤所及?在这个慵懒的下午,这只小猫在所说另一种专注。

徽州地理 - 徽州断想

他突然感觉有点累,同时又有一种执着燃烧在手中的烟斗里。

他说:蜿蜒的山路,石板铺就。

   

挑担人从众生芸芸中走过,又步入俗世纷纷。框内所盛何物?不得而知,亦无需猜测,世间你我,又有哪个人不是挑着自己的苦乐在行走?苍翠掩映之下,他步履坚毅,任凭光影浮涣,眼神始终饱含可以被触摸的倔强。

有些故事,无需诉说,只需凝炼为一个画面。被解读的是色彩,被沉思的,是凝重。

本期策划:格格
本期指导:格格 晓晖
本期讲述者:镜楼
本期笔录:仲平
本期配图:陈仲平
本期编辑:秋 晓谨 小秋 刘敏 张晓晖 陈仲平

敬请关注《徽州地理》微信号:huigeo_net

徽州地理 - 微信号 - huigeo_net

 

Copyright © 2016, 徽州地理  All rights reserved.